囹圄里的饕餮

可能要怼到天荒地老【后续?】

●吸血姬×桃花妖,微狗雪
●ooc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大概有私设吧
●超级短
●后续后面为什么有问号因为我也不知道这算什么。
〓〓〓〓〓〓〓〓〓〓
桃花妖还没来得及拍开对方的手,吸血姬就凑近她的脸,舔了舔那已经红的好像要滴出血一样的脸。
愉快的咂了咂嘴,吸血姬飞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嘴角挂着一丝不明的微笑。
——这个舔脸的动作完全出自于本能,没咬她就不错了。
吸血姬歪着头,试图理解自己刚才为什么会那样。
这导致桃花妖整场战斗和丢了魂一样。
还有那边的雪女,她的暴风雪忽然冻不住了,急得阿妈抱着她的伞跳啊跳。
废话瞎眼的又不只是雪女一个。
好不容易打完雪女觉得只是她职业生涯来最艰难的一场战役,阿妈解散了队伍后,便捂着眼回寮里找萤草治眼睛去了。
庭院里,雪女仍然坐在那棵樱树上,摆弄着一直随身携带的笛子。虽然除了阿妈没人知道这笛子哪儿来的。
吸血姬回房里休息,顺便找萤草要了几包血包喝个饱,没过多久被戴上墨镜的阿妈叫去打觉醒。
当然,没有桃花妖。
.
有加成这个惹人喜爱的小灯笼挂在那,桃花的觉醒材料很快就凑齐了。吸血姬抱着材料扇着蝙蝠翼慢悠悠地飞往桃花妖的房间。
“你的觉醒材料”
她敲敲门,打算把材料放门口就走,一转身却被门后伸出来的桃花的手给抓住,回头才看见桃花灿烂的笑脸
“谢谢。”
吸血姬忽然觉得好想咬她一口。
——还挺可爱的。
.
大概是桃花升四星之后吧,阿妈要解锁传记去打御魂,原来小草的位置就变成了这朵粉红。
刚开始还好,毕竟那件事过去之后再站在一起的二位也没什么太大意见,算是和平共处。
到后面阿妈就发现桃花妖不停的再给吸血姬奶,她的暴力输出被桃花妖毁得一塌糊涂。吸血姬都快晕过去了,可能下一回合会向桃花妖扇一巴掌。
她把求助的目光看向阿妈,换来阿妈“你们俩感情那么好要好好加油女儿你终于有归宿了阿妈好欣慰”的目光。
我怀疑我有一个假阿妈。
.
吸血姬鹅黄的眸子里映上了桃花妖的脸,正是她用桃花给她回血的时候。
桃花粉嫩的小脸气鼓鼓的,嘴巴微微嘟起,粉色圆眼微瞪,像个幼稚的小孩在和家长赌气,一副“我就不乖我就不乖我就不乖”的表情。吸血姬不知怎么了,脑门一热飞上去与她平齐。
随后环住她脖子,沾有敌方鲜血的双唇在对方红瓣上一抹便相贴,在她嘴里肆虐着。
雪女反应飞快的挡住椒图的视线,留姑获鸟笑看这一对还有阿妈一脸“幕后主使”的扶了扶墨镜。
那两人同时松开对方,桃花的脸再次红润起来,要不是吸血姬及时捂住她的嘴,估计是要尖叫了。
“真不听话”再撩我就不客气了这句话吸血姬还是没能说出来。
“你你你你怎么这样!”桃花妖挣开了吸血姬的手,怒吼着。
“谁先惹我的?”吸血姬的话让桃花妖没了下文。
“我……你先瞪我的!”
“小孩子气。”
“我……哼!”
桃花妖一跺脚,别过头去却被吸血姬一手扳回来
“笨。”
“阿妈她欺负我——”桃花妖一把抱住了吸血姬。
.
真美好啊,大蛇也死了。

大概是摸鱼。。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画渣不打草稿的后果

可能要怼到天荒地老

●吸血姬×桃花妖
●我寮日常,大概有私设
●ooc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
桃花妖这是第二次来到这个寮里的。阿妈开心了一下就喂了她几个达摩就让她跟着雪女和吸血姬去刷探索。
谁让以前她年少无知看见评论里说桃花妖奶不过萤草就把桃花给喂了。
.
当吸血姬看到还稚嫩的桃花妖从粉嫩嫩的桃花瓣里旋转飞出来的时候,保持着那副面瘫脸,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投入了战斗。
吸血姬的速度最快,上去就是一巴掌。
雪女手上漂浮着三点鬼火,起手唤出暴风雪。
然后桃花弱弱的飞出去一个桃花,跟在阿妈的伞击后面。
看着对面一个个解冻,片刻后又是吸血姬的一巴掌血袭。
桃花妖看着明明没有被攻击到血量却一点点变少的吸血姬,抢了两个鬼火帮她奶了一口。
刚好,她目前的能力完美的补满了吸血姬的血条。
——大家都是满血才舒服。桃花妖微笑着想。
谁知道当她转过头去看吸血姬的时候,对方狠狠的看了她一眼,眼神可以解读为“我不需要你帮我奶”的意思。
桃花妖觉得很委屈,用“好啊我就不帮你奶”的目光回瞪了过去。
然后她理都不理吸血姬,好像她右边没人一样。
.
桃花妖非常不喜欢不珍惜生命的人。
比如吸血姬,还有座敷童子
像这种出招就要自残的人,帮她奶了她也不珍惜。
正在气头上,桃花妖看着那些妖怪一个个全奔吸血姬而来,赌气一样扭过头去,当作没看见。
“你不是很厉害吗?还是觉得我奶的少你不需要啊?哼。”
桃花妖撇了一眼那边残血的吸血姬,看着她没有鬼火回血只能硬着头皮再伤害自己打输出。
吸血姬挑了血最多的一个,当场在桃花妖面前解决了它。
桃花妖面无表情,看着那个妖怪化作青烟。同时决定再不给吸血姬好脸色看。
雪女丢出的雪球打死一个,场上还有三个妖怪
神乐撑起了伞,同时塞给桃花两点鬼火。
桃花看着面前的两点鬼火,朝着右边的人笑了笑,然后把鬼火往阿妈手中一丢,向敌人丢了一朵花。
阿妈吓了一跳,小桃花你想干嘛?
这句话还没说出口,一个小妖怪冲到吸血姬的面前,像吸血姬解决那个妖怪一样解决了她。
桃花妖右边的位置是真的空了。
她的表情很奇怪,面部抽搐了一下,试图掩住眼里粉色瞳仁的微微颤动,强装镇定甚至尝试摆出笑容来面对吸血姬最后说不出意味的目光。
——是她先起的头
——没关系我可以复活她
然后桃花妖就复活了吸血姬。
可是她忘了,她没觉醒现在只有十七级,要不是有吸血姬当挡箭牌以及雪女的暴风雪,以她的生命早就被打成小纸人再变成蓝烟了。
所以吸血姬一脸懵逼再次出现在战场上,关键是只剩下一层血皮。
看来桃花妖不仅忘了自己的等级,也忘了自己出招后就是那些妖怪的时间了。
于是吸血姬刚出现就消失在敌人的阴影下。
桃花妖永远忘不了她投来的目光。
然后她想也不想跟在阿妈后面又复活了她。
于是吸血姬再次消失在青烟中了。
吸血姬:mdzz今天没看黄历
好在雪女适时的结束了战斗,她也实在看不下去旁边两个人无厘头的互怼了。
吸血姬也受不了桃花妖小孩子脾气一样的打闹挑衅了。申请让姑获鸟代替自己的位置,被阿妈拒绝了。
“阿妈姑获鸟可以来替我吗”
“不行她满级还没升星。还有好端端的干嘛要换。”
——exm好端端?
吸血姬没有表情的脸无法表达什么,而阿妈已经开局了。
还是那朵桃花,还是旋转飞出的动作,还是那个人,还是落地后站不稳的姿势,还是那个桃花妖。
她鹅黄的眼眸闪过一道光,扇着翅膀让自己的比踩着高跷的桃花妖高。她飞了过去,一手抬起她的下巴。
“学聪明点。”
说着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那颗虎牙亮了一下。
〓〓〓〓〓〓〓〓〓〓
其实吸血姬很后悔当初没给桃花妖好好讲一讲《给吸血姬回血注意事项》

烽火(二)

●将军狗子×公主雪女
●BE
●小学生文笔×无(gou)聊(xie)剧情,还是一如既往的渣。
●咳背景只能是中国古代架空朝代了,日本文化不是很懂
●很无聊的脑洞产物,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大声吼着“OOC是我的锅我用它产粮”为自己留条后路
〓〓〓〓〓〓〓〓〓〓
将军和公主的婚礼,阵势想来是举国上下人人欢庆,一时间全城张灯结彩,热热闹闹的庆祝公主出嫁。
至于黑晴明,把自己女儿嫁给自己的大将军,也没多说什么。他对雪女很放心,从小到大雪女的表现一直让她很满意,把公主嫁给将军,也不是什么坏主意。
雪女呢,可能从那晚讲大义开始,就对大天狗有好感了吧。
她穿着那件广袖对襟翟衣,长发高高挽起,头戴珠凤冠,披着盖头,安安静静的坐在轿子里,前头骑在马上的大天狗也一身华服,面容平静。
也不知道行了多久,雪女在轿子里呆的晕晕乎乎,耳朵有些迟钝的捕捉到外面不寻常的声音,紧接着车队停了下来,有人进了轿子。
雪女一下紧张起来,大脑思索着如果发生不测该怎么办等等等等。
下一秒,雪女眼前忽然亮起来,眼里映出大天狗的脸。
大天狗掀开雪女的红盖头,抬起她的下巴,用唇堵住她微微张开的嘴。
忽然被这么一吻,雪女猛地一颤,悬空的手想推开他,又尴尬的停在那里不知所措。
这个吻的时间并不长,嘴上的温热一点点冷却,大天狗抱住了她,声音沙哑的在她耳边轻声说:“晴明打上来了。”
他松开了她,留恋似的看了他一眼,接着转身出轿,披上鸦天狗递来的铠甲,一跃上马离去。
.
大天狗还穿着喜服,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披上战甲头盔,拿上武器就上了沙场。
“将军!”
.
雪女僵在那里,缓慢的出了轿子,眼框有些湿润,她努力稳住了情绪,装作以往的清冷。她怔怔的站在那里,任由三尾把她带走。
.
她醒来时,只觉得周身冷的可怕,光线特别暗,脑袋昏昏沉沉,传来异常的疼痛。
雪女扶着头,从冰冷的地上爬起来,直到听到铁链的声音,她才反应过来,自己手脚被铁链锁住,关在牢笼里。
大脑终于有了点反应,她想起来自己跟着三尾在一个郊外小客栈歇息,至于原因,三尾只说是大天狗大人交代的。她也没多想,就这么睡下了。
后来敌军功进城,黑晴明大败。介于她们跑的并不远,敌军也想找到这位公主。天明时刻,三尾刚想带着雪女继续逃,就被几名敌人堵在门口。
“凤凰火……”
也不得不打一架了。
最终,雪女和三尾狐坚持不住,被凤凰火敲晕带走。
之后,就在这牢里了。
发生的事一件接一件,甚至没有时间让雪女好好静下来想想这些事。
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关于大天狗大人的。
现在的形式,不是很好的说明了大天狗的处境了吗?
好不到哪里去的,最好,也是重伤成俘虏。
乐,乐观一点吧,也许他逃走了呢……他那么厉害……
雪女再也没有冷静下来的能力了,满脑子都是大天狗大天狗大天狗。
大天狗!!!
——好了好了好了!冷静一点,别老是想他,想想其他人,三尾、黑晴明……
雪女不自觉的蜷缩起来,双手抱着膝盖,身上有些刚结痂的伤痕,应该是凤凰火和妖狐留下的。
开锁的声音让雪女抬起了头,面无表情的看着门口的妖狐。
“黑晴明已经败了,大天狗战死沙场,三尾狐重伤昏迷不醒……你呢?”妖狐并没有打开门,隔着牢笼笑道。
“晴明大人为你准备的午饭。”雪女没注意地上有个托盘,上面放着的些糕点。
妖狐走进来,不知为何要小心翼翼的把糕点放在雪女面前。好像她是一个疯子,随时都会攻击他。
只是雪女已经低下头,刘海的阴影遮住了眼睛,妖狐看不到她失去焦距的瞳孔。
在听到“大天狗战死沙场”时,雪女的冰蓝的瞳孔缩小了一瞬,莫名的发冷。
直至妖狐走后,她才反应过来。
.
雪女从来没有哭的这么厉害过。她竭力制止来自喉间的呜咽,双手忙着抹眼泪,没想到自己还是没办法接受这个最坏的消息。
一个她人生中最坏的消息。
大天狗死了,就这么死了。
婚都没结完就死了,原来他就是在耍我?真好笑啊,我怎么还会哭成这样呢……
雪女才明白,自己原来已经喜欢他到这种地步了。

烽火(一)

●初投稿
●将军狗子×公主雪女
●BE
●小学生文笔×无(gou)聊(xie)剧情
●比较磨叽,啊很无聊吧,脑洞产物
●大声吼着“OOC是我的锅我用它产粮”为自己留条后路
〓〓〓〓〓〓〓〓〓〓
绵绵白雪下了一整夜,连夜赶路的军队的肩头上都蒙上一层白雪。
“将军,打了胜仗也不必这么着急回去吧。”已经困了的鸦天狗打着哈欠撇着嘴抱怨。
“皇上有令,为国大义,不可怠慢。”大天狗骑在马上,目光锁定在前方的城门,语气不容置辩。
“是。”鸦天狗弱弱的吞下要说的话,低头赶路。
.
按理来说,战胜得军功,朝廷上提及了大将军的赏赐,大天狗没想说什么,默默接受便是,反正那些金银财宝只是对他的大义起一些辅助作用罢了。
“我觉得赏赐将军金银财宝,倒不如给将军许配一位心仪女子。”
突然传来鸦天狗的声音。
大天狗愣了愣,抬起头竟有些惶恐的看了看黑晴明,又低下头不做声。
“也好。”黑晴明的回答让大天狗颤抖了一下。
“将军可有心仪之人?”
.
那夜月色明朗,繁星闪烁,堂里歌舞升平,美酒佳肴,庆祝着大将军战胜归来。
这些年他南北征战,捷报频传。这一战灭了邻国,壮大了黑晴明的领土,黑晴明特地开了个宴会庆祝。
大天狗一向不喜欢庆功宴什么的,吵吵闹闹,实在令人烦躁。喝了点小酒闲扯了几句就偷偷离开了大堂,只留下鸦天狗替他圆场。
他静静的来到后院,这里听不见里头的喧闹,清净的很,大天狗自顾自的笑笑,拿出笛子准备吹奏一曲尽兴。
这对他来说,便是最好的庆祝。
刚飘出一个音,却听到一声琵琶的低吟。
那琵琶曲单薄的很,好像只是点点单音,听着不冷不热,不带任何情感,没有咏叹,没有倾诉,曲调好听又如何,这只是呆板无味的白开水。
琴声似乎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大天狗嘴角一翘,竹笛声响起,与琴声相合。
那琴声顿了顿,倒也自然的演奏起来。
大天狗对自己的音乐感到很满意,一曲终了,微笑着放下笛子,看着这位抱着琴现身的人儿。
“将军的笛的确好听。”雪女面无表情的说着,平淡如她琴声的语调让大天狗怀疑,不,是坚信这不是称赞,而是普通的开场白罢了。
面前人儿有着和他相同却又不同的蓝色眼瞳,一头雪色长发,好像冰雪化成的美人。不同三尾狐的妖娆,少了这人情味,却美的透彻。
如雪一般洁白,大天狗一下就认出她来。
“公主殿下。”他只是微微颔首。
对方倒也不在意这些礼仪,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将军的笛声着实好听,能否再吹一曲?”
“公主的要求,怎敢不从。”说罢拿起笛子,横在嘴边吹奏。
最后的尾音轻飘飘的,却在雪女耳边回响无数次。她一动不动,曲终也呆了几秒。她低下头,试着理解曲中音调变化的含义。到底是通乐理的公主,片刻,她抬起头:“将军果然是爱国之人,连曲子也带着大义。”
她抬起头,冰冷的眼眸直视大天狗的蓝瞳。
“何为大义?”
雪女的语调终于有些变化,像是与文友辩论一样,让大天狗发表自己的见解。
大天狗将惊讶深埋心底。他也曾对外吹过自己编创的笛曲,他们只是叫好,没人说出深意。再说,她是公主,怎会对大义感兴趣?
他像找到了志同道合的伙伴一样,滔滔不绝的讲起大义。
.
“宫里可有有雪色长发,通乐理之人?”提到“心仪之人”,大天狗脑海中的第一人便是这有着白发的公主。
说起来,这应该是他唯一一个有好感的异性吧。
“将军所说之人,是公主雪女吧。”鸦天狗早就想撮合这对了。
这门婚事就这么被一道圣旨给定了。
但到了领旨那会儿,大天狗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当时到底在说什么。
——怎么这么草率啊
——大义还未完成便成婚?都是鸦天狗这犊子干的好事
——万一对方对我没好感呢?有喜欢的人呢?这这这算逼婚?大义里面没有这个啊!
大天狗的脑子乱成一团麻,双手僵硬的接过圣旨。@
〓〓〓〓〓〓〓〓〓〓
小剧场:
大天狗:鸦天狗你丫给我滚过来快点!!!信不信我一个羽刃暴风把你刮回老家!!
鸦天狗:大人别傲娇了你还会和谁讲大义?
大天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