囹圄里的饕餮

一只饕餮,名为囹圄。

像我这样相信着童话和神话的幼稚的人,也总是相信着未来会是阳光的吧

巴山楚水凄凉地,responsibility

2019也要一起走过!

小透明第一次repo,冬至快乐٩(●˙▿˙●)۶…⋆ฺ

别嫌弃我直男般的拍照技术还特别话多:P

小学一二年级时看犬夜叉,人生第一部日漫,当时家长有偏见(现在已经放开啦)没能看完(现在在补嘿)。小时候喜欢的昏天黑地,现在也喜欢的昏天黑地,犬夜叉他们真好,嘻。

收到本子超级开心,每一张都好美,少女老师太棒啦!!封面还有一些金点超级好看,纸质摸起来超舒服,排版也很清楚很舒心,配上水彩的意境真的超美,翻看的时候小心翼翼,每一张都是惊喜,翻一页“哇,好好看!”再翻一页“哇,好好看!”

总之就是少女老师以及staff们太棒啦!!本子超美超好看!!感谢你们带来这么好的作品!!

今天也是吹爆少女老师和犬夜叉的一天呐!比心

最后悄悄 @剩少女 

【狗雪】这恋爱怎么谈

-好像是17年的文18年挖出来补补

-上句话是18年初写的,现在是8102年12月

-大天狗×雪女(微荒椒、红叶→晴明)

-荒川之主第一人称

-大学paro/有ooc注意/逗比向沙雕文

-不会写文胡乱摸鱼






我叫荒川之主,大天狗的室友。

我不曾料想大天狗这个家伙会喜欢女孩子。

更何况这傻子根本不会谈恋爱。

我怎么知道的?他仪表堂堂情商太低御魂缺心眼,正巧他追的女孩子面容娇好高冷冰山情商比他高,再这么下去我能唱出个达拉崩吧。

哦唱歌还是算了,大天狗回来了,我才不会在这连谈恋爱都不会的傻子面前唱歌,那我这一生的节操不全碎尽了。

看他那表情估计约会又失败了

可怜的人哟。


他曾经向妖狐请教过撩妹子的方法,恰巧他们相识是在冬天,妖狐那叫一个激动啊,二话不说扯到宿舍叽里呱啦了一大堆。

真巧当时我就坐旁边

“女孩子一般都怕冷见面的时候要给她带一杯她喜欢的热可可,一定要热的!”

“多带一条围巾,女孩子冷的时候贴心的给她围上,或者把外套脱下来也行。”

“如果下雪了就要轻轻的把落在她头上的雪拂去,然后撑伞。”

“一定要温柔贴心啊,没事替她理理乱掉的头发,菜单一定要在她手里,账单在你手里……”

达拉崩吧斑得贝迪卜多比鲁翁……

说实话我撩椒图小姐时比这走心多了

关键是大天狗这傻子还认真的做笔记,小本本写的可用心了,他不会还要在和雪女约会的时候掏出来看几眼??


大天狗回来后,我便一个劲的问他雪女撩的怎么样了,他面无表情的复述了一遍,我组织一下语言,现场大概是这样的——


大天狗围着围巾,手里拿着正热乎的可可,心里盼着雪女快点来,不然可可就冷了。

他的祈祷没有白费,披着银发的少女出现在他的视野。

正巧,雪女刚到大天狗面前,绵绵飞雪落下,点缀在女孩头顶。

大天狗按妖狐所说,将白雪清扫去,瞥见雪女衣着单薄,仅仅是低领毛衣配牛仔裤再套上风衣,不禁皱起了眉头。

“穿太少了,着凉怎么办。”大天狗一手解下自己的围巾想给雪女围上,却发现另一只手上还拿着可可,一时间不知还做什么,小臂捧着围巾晃,双手尴尬的在空中舞了舞,愣了半秒将可可递出去。

“呃,这是可可。”

妖狐听了想打人,这傻子就不能再多说几句话吗。

出于礼貌雪女接下了可可,冰冷的手心有了些许热量,但似乎没有打开喝的意思。

“可可太甜了。我比较喜欢咖啡。”雪女声音清冷,抿了抿唇。

大天狗发现自己手上略显多余的围巾。

不能用有默契来形容,两人同时闭口不言。

大天狗一脸尴尬,脸颊边隐隐有冷汗流下,脚步踌躇一阵,想往前迈又缩了回来,然后再往后退一下,又收回那只尴尬的脚站好。

他完全乱了方寸,妖狐的攻略里没讲接下来要干嘛啊。

去目的地吗,在哪来着??

“我们去哪?”雪女的声音阻止了大天狗就这么不知所措下去。

“你没主意吗?”雪女侧头看了他一眼。

“呃……去图书馆……吧”大天狗很不自然的吐出这几个字。

对方欣然同意。


两人一前一后在慢慢积起雪的人行道上行走。雪女不紧不慢的走在前面,大天狗笨拙的撑着一把伞在后头跟着,脑袋一会儿出现在雪女左边, 一会儿出现在右边,脚下跳探戈似的,生怕踩了雪女的后脚跟。

雪女不经意的往后瞥了瞥,差点噗嗤一声笑出来。

大天狗可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步伐一乱差点摔倒。

雪女的声音明显带着笑意:

“印象里会长手脚麻利做事干脆利落有条有理。”

“原来会长也会笨手笨脚的。”

那是,谈恋爱让人变蠢。


但是后来到了图书馆,两个人一声不吭看了一个下午的书。


当天晚上,寝室里四人沉默许久,我,荒,妖狐,都是被大天狗请来的救兵。

大天狗:“这恋爱怎么谈。”

妖狐沉默着抓着头发,一脸恨铁不成钢。

大天狗:“妖狐你说的都没有用啊。”

“雪女体质特殊,比常人耐寒。

“雪女不吃甜食。”

“雪女估计不喜欢女孩子喜欢的东西。”

“雪女好像没有萌点,可能不觉得任何东西可爱。”

“雪女……”

大天狗滔滔不绝的长江被妖狐筑堤。

“别说了。”

“我去撩一把探探情况。”

然后大天狗一把把他脑袋按进床板里。

大家陷入沉思。


设想一下,对着一个女孩子献殷勤可是她对这常人的方法根本不感冒,你知道有多尴尬吗。

我是不会知道的,还是椒图好。


﹎﹎﹎


出于兄弟情谊,我板着个脸找到红叶,用晴明导师的学术研讨会的入场证为偿让红叶套套她那好友——雪女的话。

这样估计会被红叶那帮人笑很多天,但为了兄弟,反正我荒川之主的颜面也坏不到哪去,咳。

红叶办事效率挺高,隔天就来找我换情报。

“雪女其实蛮喜欢大天狗的。”红叶压低声音。

“她怎么说。”我抿了口茶,淡定问道。

“我看到她桌上摆着热可可的空杯就问她:你不是不喜欢喝可可么,那杯哪来的?”

“她说:‘大天狗送的。’”

“我说:‘噗,白痴。’她点点头,然后笑了一下,说:‘本来以为他很聪明,现在看来好像有点蠢蠢的,很可爱。’”

“说实话当听到雪女说大天狗可爱的时候我庆幸我没在喝水。”红叶翘着二郎腿,翻了个白眼,“恋爱让人变蠢。”

我冲她比了个“OK”的手势。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当你觉得一个男生很帅时,那也许是花痴;

当你觉得一个男生很可爱时,那也许是真的喜欢了。


﹎﹎﹎


“所以她是喜欢我的?”大天狗一向呆板高傲的语气忽然有点怯生生的。

“嗯。”我冲他点了点头,仗着身高抬起下巴俯视着他,“她喝完了可可,就说明比较有好感,你争取一下。”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离开。

而大天狗也在下一秒掏出手机拨打电话。


二人再次来到别名为学霸约会场所的图书馆。

雪女戴着围巾,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作者为黑晴明的书,与大天狗不约而同的选了同一个位置后就坐。

这次大天狗开始小小声搭话。

“雪女也喜欢黑晴明老师的文章吗?”

“嗯。我很认同黑晴明老师对一些事物的见解和观点。”雪女点点头。

“我也是。最近又把《大义》看了几遍……”大天狗发现了宝似的双眼闪光。

两人聊的投机,三句不离黑晴明,签售会啊出新书啊粉丝应援balabala

然后就比起来对黑晴明的真爱程度,还比的不可开交的那种。

后来因为聊的太吵了被图书管理员赶了出去。


以上是我对大天狗第二次约会的描述。


﹎﹎﹎


后来两人倒也不是哪都没去,而是在盖着薄雪的街道上散步。

没了妖狐的攻略,大天狗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刚才因为聊的太嗨从图书馆被赶出来,他也不是很敢在挑起这个话题。雪女本就不多话,大天狗不开口自是不出声,默默看着雪正慢慢融化的,向前延伸的街道。

树枝上覆着一层柔雪,摇摇摆摆便落下许多,这样看来倒像是街道两旁的树在嘻嘻哈哈。

大天狗自是绅士,两人并肩是总是他在外边,把雪女护在内侧,所以从树下经过的也总是大天狗。

所以被树上的积雪砸到的也总是大天狗。

看着他被雪冰的缩起脖子,板着脸强撑着不把五官扭缩起来的大义凛然的样子,雪女噗呲笑出了声。

然后垫脚替他扫去积雪,解下自己的围巾为他围上,末了还很细心的系好围巾以免风灌进去。说来也怪,雪女那四季常冰的手碰到大天狗颈窝时,大天狗却感到一种炽热的温暖。

他根本没动脑子的,在雪女系好围巾准备收回手时握住了它们。

双手的主人一惊,条件反射般的将手一缩,最后回握住大天狗的手。

天又开始下雪,雪先落在大天狗头上,然后在雪女头上编出白纱。

雪女的长发被风微微吹起,与雪花舞蹈。四手相扣的一瞬间,两双蓝眸被锁定在同一个视线里,她看见他眼眸里的自己,她看见他眼眸里的温柔。

蓝色的瞳仁微微颤动,大天狗将她的手放在自己脸颊,笑了。

雪女感受着他的温暖,一瞬间竟想与他相拥。

大天狗比她快了一步。

被裹进温暖里,雪女本能的闭上眼,将头埋进他的颈窝。


大天狗已经知道该怎么撩到雪女,他完全不需要买可可递围巾,若是两人就这么走在一起,手牵手也是必然的事。她是他的,总会等到的。

当然,他已不需要等太久。


所以当大天狗把雪女牵回宿舍向我们介绍他女朋友时,我们惊讶的想跳楼。当然,荒不这么做,他瞥了一眼说了句“新婚快乐。”

同样的,雪女那边,桌上时常出现热可可的饮料瓶。

后来两人出国双宿双飞去了,这个没良心的大天狗电话也没打几个,一门心思谈恋爱呢吧。

不过我倒也无所谓,这几年过去,我与椒图大婚的日子也该定了。

大天狗这臭小子倒还是回国参加我的婚礼,但我没看到雪女。

据说,他还是单身。

每忍一滴眼泪

胸口就再沉一分

别哭啦

校服撑起了我整个衣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