囹囹囹囹圄_

勇者和恶龙

南北组
ooc有
脑洞产物(好像和标题没什么关系有点扯别打我)
幼儿园文笔注意
可能有点雷。






——emmmm达拉崩吧??
这是乐正绫拿到任务之后的第一个想法。
——啊喂“勇者斗恶龙”这算是什么任务啊?!
乐正绫一恼,有种想把这张纸揉成团扔进垃圾桶的冲动
但是她理智的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把写着“勇者斗恶龙”的纸条放进口袋里。潇洒的背起背包,三下两下翻过这片废墟的围墙,轻声落地,带起一些尘土。利落的起身,对自己这套流水般无可挑剔的动作充满了自豪。
当然下一秒她就开始抱怨——
“不靠谱的言和,我接一单生意我容易么我,消息还不给全,这大概是我见过的最短的情报了。这年头杀个人也要把要杀的那个人隐姓埋名??还要在这地方藏情报……Excuse me??”
咱们的乐正大小姐自言自语的毛病估计是改不掉了,“罢了,回去找你算账。”她暗自“哼”了一声。
无意间的回头,乐正绫大概是想在走进森林时最后留个纪念,顺便再看看这城堡废墟。
忽的像想到了什么一般停下脚步,转过身盯着这废墟看了许久。
——恶龙好像都有城堡的吧?
很久很久以前……
“去去去。”乐正绫打断脑子里响起的达拉崩吧的调调。
——如果我是勇者,恶龙会是谁?
乐正绫敲了敲自己的榆木脑袋,就算没有人也总有些情报的吧喂。
迈开脚步跑过城堡前的空地,再一次翻过墙,然后谨慎的站住。
手里握着刀,她警惕的环顾四周,生怕在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有人动过手脚。作为一个杀手,若不观察一番就闯入城堡,可是要吃大苦头的。
确认无事后,乐正绫踏进废墟的大厅。
嗯,眼前有个破的差不多的王座。
和自己预想的差不多,甚至有些东西还有点眼熟。但乐正绫的杀手本能使她再度停下。
应该是没有什么机关。
她试探性的迈出一步。
她走到王座前。
仔细观察一阵后,乐正绫发现这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王座。
——如果王座是恶龙的,那么……
她绕到了王座的后面。
她谨慎的擦去王座后一颗遗留的蓝色宝石上的灰。
宝石上似乎是刻着什么,看样子似乎是刻上去没多久的。
乐正绫疑惑的微微皱眉,大拇指有抹了抹宝石。
她看清了宝石上刻着的——
一朵只有四瓣的花
——如果我是勇者,恶龙会是……
瞳孔猛然缩小,她触电般的缩回手,脸上露出了少见的,来自一名杀手的仓惶。她甚至来不及搜寻整个城堡,逃一般疯一般狂奔出去。
直到跑进那片森林,她才停下来。
她迅速穿过森林,回到栖身之地。
“言和。”她打通了言和的电话。
“阿绫?”言和不禁脱口而出一个问句。虽然声音很熟悉,但是语气却冷的吓人。
“这一单给我推了。”
“不行啊阿绫。”言和不知道当时是以怎样的勇气说出“不行”这两个字的。
“以现在的情况推掉这单你知道要冒多大风险吗?我们会过上逃亡的生活的。对方不好惹。”言和稳住略微颤抖的声音,道。
“情报是‘勇者斗恶龙。’”
乐正绫突然的口无遮拦又把言和吓了一跳。
“如果我是勇者,恶龙会是谁——”
“洛天依。”


“你让我去杀天依?!”乐正绫的声音忽然变大,带着怒意。
“听着,我知道天依和你从小一起长大,但是现在……”
“你是我们最优秀的杀手,没有一次失手甚至没有一次重伤,他们已经锁定你了,你推不掉。”
“现在不可以用情感说话。”言和的声音突然低沉下来。
“意思就是我必须去杀恶龙呗?”乐正绫冷笑一声,讽刺道。
“除非你想让我们被那伙人追杀。”
“那我把那伙人杀了”
“你疯了?”
突如其来的沉默
两人都没说话,良久,乐正绫开口:“我要行动了。”
言和一下呆住。
“等等你要干嘛?!”
“做任务啊”回答的轻轻松松,随后挂了电话。
另一头的言和有些痛苦的扶住了头。
乐正绫在放下电话后却勾起了嘴角
——切,“勇者斗恶龙”?好啊,斗给你看。


作为洛天依从小长大的玩伴,在同一所学校毕业。乐正绫和天依关系自然亲密,要找到洛天依自然是轻而易举。
——当年我选择当杀手,你选择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我。
乐正绫这么想着,给开门的灰发人儿一个大大的熊抱。
她没有抽出刀。
和天依愉快的度过一个下午。两人像是都很闲,又是逛街又是看电影,还一起吃晚饭,一路上有说有笑。两人手挽着手,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一般。
“诶天依,你还记得小时候玩过家家吗?”乐正绫跟着天依来到天依家的小院子里,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接着又躺下,侧过头望着身边的人。
“记得啊,那时候可真傻。”
绫侧身:“我记得那时说要娶你呢。”她伸手刮了刮天依的鼻子。
“那时候一脸认真的说要嫁给你来着。”天依凑近了阿绫的脸,祖母绿的眸子里映上了阿绫的红
“现在还算数吗。”乐正绫忽然立起脑袋,认真道。
天依笑了,没有回答。
“说真的,如果可以的话,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想啊”天依抱住了绫。
“当然是愿意的”
她的声音糯糯的,再绫耳边响起。
“可是你这次来,不是来表白的吧。我亲爱的勇者。”
乐正绫一僵。
“你……知道?”
天依忽的推开了她,手里出现一把匕首。
乐正绫才想起来她至今都不知道洛天依的职业。
罢了,她也不想知道她是怎么成为“恶龙”的。
“没想到……你居然……。”不知道是不是乐正绫的错觉,天依绿色的眸子里泛起一层水花,却又很快干涸。
“来杀我了。”
乐正绫瞪大了眼睛,解释道:“我如果真的要来杀你,我又怎么会放过你?第一个拥抱我就可以下手了。恶龙?”
反问句。
“我想来找你,我们一起逃。”
“你逃不掉。”天依一怔,眼睛里再次泛起水花。
“你不明白吗……我怎么舍得对你动手啊。”
“可……”
背部忽然的剧痛使洛天依无法说出接下来的话。
她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乐正绫。
此时乐正绫的手,已经染上了天依的血。
“这……就是你的计划……”天依眼中含泪,声音沙哑。


勇者打开被荆棘锁住的城堡大门,站在门口,目光凛冽,如寒冰一般看着恶龙,手里提着剑。
“你好。”恶龙不怀好意的打了声招呼。
不料勇者却把手一松,宝剑应声落地。
恶龙脸上写满了惊讶。
勇者走进来,笑着说:“好久不见。”


故事的结局,当然和平常一样,勇者杀了恶龙,获得荣誉和奖赏。

“天依……”
乐正绫的眼泪早已流下。她颤抖的拔出刀,泣不成声。她缓缓伸出手,抱住了逐渐冰冷的洛天依,蜷缩成一团

后来,杀手乐正绫再没出手。


“不就装死么你们那时演技太好了吧。”
言和看着已经订婚的两人一脸黑线


“知道我是怎么成为恶龙的吗?”
天依忽然问躺在身边的绫
“我一直想知道。”
“为了保护你啊。”





——————END——————





不知道观众老爷们看懂了没有
emmmm就是绫做杀手天依选择离开她其实天依是在暗中保护绫所以绫从未失手,但在铲除对绫有威胁的人时被人发现所以……嗯好像和勇者恶龙没什么关系有点扯别打我

鼓足勇气发出来一只摸鱼
画不出雪女姐姐万分之一的美
画渣一只不喜勿喷

病入膏肓[1]

之前发错了抱歉抱歉(._.)
-大天狗×雪女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可能有精分失忆√
-渣渣求轻喷





月亮冷冰冰地撒下月光,照在同样冷冰冰的小院里。院里只有几只小妖怪在打打闹闹,为寂静的庭院添上几分生气。
院落的主人似乎不嫌弃住处的冷清,独自品茶摇扇,像是在等待谁的归来。
当月亮不知不觉晃上正中,一位长着乌黑羽翼的大妖怪踏进庭院。他那浅金色的短发有些凌乱,淡蓝的眸子里也写着疲惫,他微微喘着气,接着走向庭院的主人——也是他的主人。
“黑晴明大人,任务已经完成了。”他微微颔首。
“不错,辛苦你了大天狗。”黑晴明脸上映出了笑意。他满意的摇摇扇子,点了点头。然后,又从身后像变戏法一样变出个白色的小团子,将小团子推到大天狗跟前,道:“还有个任务,把小雪女带大,大义也需要帮手。”说罢,不等大天狗答应,垂手离开,也是要休息了。
“是。”大天狗望着跟前的白团子,皱了皱眉头,心里犯难,看着只到他腰际的雪女有些嫌弃,但还是朝着大人的背影颔首答应。
——为了大义。
大天狗想着,把注意力放到小雪女身上。这个白团子就到他的腰,抬头才能看着他的脸。四目相对,两双蓝眸映出了对方。大天狗暗暗赞叹这清澈如冰的蓝眸,没有丝毫杂质,好像可以一眼望到底,又仿佛怎么看也看不透。可惜的是被它的主人蒙上了一层冰霜,却挡不住那双蓝瞳的清透。小姑娘冷着一张脸,一头早已过了腰的白发如瀑布一般垂下,显的她的身躯越发娇小可爱。但可爱归可爱,这小团子却散着一种与她看起来的软弱格格不入的冰冷,她看着大天狗的眼神也没有丝毫变化,没有像一般小妖怪一样的惧怕,也没有过分显露的敌意,就是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可惜了这娇好的面容,若是长大了,再笑一笑,是会迷倒多少人哟。
大天狗忽然感觉周身的冰凉,把目光从小雪女身上移开,领着她到房间去。他寻思也怪,自己刚才对小雪女的情绪全没有了。他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像他这样高傲的大妖怪,也会对这弱小的雪妖动情吗?
答案是肯定的。
第二天一早,大天狗就带着雪女出去“见见世面”。一天打打杀杀下来,大天狗不得不称赞雪女的战斗力——她抬起手,带起一阵冷风,接着腾空一跃,几朵雪花翩然飘下,再一转身,只见巨大的冰凌带着一股劲风猛然砸下,顷刻间冰霜四起,携着阵阵尘土,而留下的,只有小妖怪冻在冰里的狰狞面目。也不用大天狗费力指导,这小团子仿佛生来就学会了战斗,与大天狗配合默契,懂得见机行事,用冰雪聪明来形容再合适不过。把她带在身边,大天狗的任务反而还轻松许多。大天狗欣赏着雪女的能力,也佩服黑晴明大人的眼光。他开始倍加照顾关心雪女。
大天狗毕竟也是大妖怪,小雪女在他的带领下成长的很快,从只到他腰际到与他并肩。倒是出落的越来越好看了,却更加冰冷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大天狗看着雪女一次次舞动冰霜的身影出神,看着她受伤却强忍痛楚一言不发而心疼。雪女可以独自一人完成黑晴明大人的任务时,第一次回来遍满身是伤,大天狗竟出奇的因此生气,责怪雪女不懂保护自己,又暗自下决心不让她受伤。
当他发现自己对雪女有“奇怪”反应时,才明白原来自己已经这么喜欢她了啊。
这大概就能解释当雪女再次满身是血的倒下时他的内心有多难受了。

风毫不留情的从耳边呼啸而过,自然是不懂规矩的吹乱了大天狗浅金的发。大天狗却不在乎,一心只想快点飞回黑晴明大人那给雪女疗伤。
兴许是受了伤的缘故,大天狗怀里的寒气也不是那么重了。他把雪女抱得更紧了些。雪女已经没力气动弹,睁眼都显得那么困难,原本就苍白的脸更是呈一种惨白。她皱着眉头,神色略显痛苦。原本要强的雪女本不会接受大天狗的帮助,可现在的情况,她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待在大天狗怀里。连转动眼珠都很困难,现在雪女能看到的只有大天狗带着焦急的脸。金色短发迎风乱舞,一样蓝色的眼眸充满担忧,两双蓝眼睛再次对上,雪女那覆盖着冰雪的蓝瞳,在大天狗灼热的目光下,开始微微颤动。
当大天狗抱着雪女从天而降落到庭院里,并且急急忙忙回到自己房间叫那会医术的妖怪给雪女疗伤时,黑晴明差点抓不住手里的扇子,三尾狐却是带着浓浓的笑意抿了口茶。
“还好吗?”看着雪女的脸色好了些许,大天狗才松了一口气。
雪女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默默盯着这个担心她的,心急着抹药却又担心弄疼她的大妖怪,心里有种不一样的感觉。
她想起了以前,她才刚刚被黑晴明带回来,在强大的大天狗前是如此渺小。小时还不懂,摆着生来的冰山脸,心里却开始一点点的依靠着他的影子。她从小就和大天狗一起战斗,他耐心地把她带大,她的一招一式从凌乱的狂风暴雪变成有规有矩而又强大的杀招。她是感激他的,也有些不一样的情愫。不是佩服,也不是仰慕。是一种雪女从来不知道的情感。
也是,雪原之女,本就冰冷,哪会懂这些情?
“怎么搞的,不懂好好保护自己吗?”大天狗话语中溢出些许怒意,带着责备的口气,却完美暴露了自己的心疼。
“……”
回答大天狗的是一阵沉默,雪女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下了头。
大天狗忽然哽住不知该说什么,只是觉得一阵尴尬。雪女心里也犹豫着要不要说声谢谢,刚张嘴,就被大天狗抢了先。
“下次小心一点,我会帮你加强冰甲术的”说完,似乎是怕自己红了的耳尖被雪女看到,逃也似的出了房间。而雪女,早就发现了大天狗的异常,少有的没反正过来。

三尾狐自然是看出来了,这么明显的表现被她这样精通这些的妖怪看出来实在容易。一杯茶下肚,三尾的笑意更浓了。
“你是喜欢她的。”三尾饶有兴趣地等着大天狗的反应。
大天狗反常地低下了头,居然支吾起来,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那就表白呀。”
大天狗抬起了头,一脸不可置信。
“怎么?堂堂大妖怪连说句‘我喜欢你’都做不到吗?”三尾狐眉一挑,语气有些轻蔑。
“怎么可能。”大天狗终于答应了一句,“可……看那些人类都不是这么……”
“直接?”三尾狐掩嘴轻笑一声,“还算有点觉悟。既然不要这么直接,就去约她呀——”她留下话音,让大天狗一人纠结。
可是约会不在大天狗的能力范围以内。他和雪女待在一起的时候都是在战斗。也只有出任务是才能和她在一起。他一边纠结着,一边更加喜欢着雪女。他开始为她挡下攻击,开始为她揽活儿,雪女渐渐变得无事可做,实在无聊的忍无可忍,找到大天狗:
“你在做什么。”出口的话语还是冷得不行。
“……”大天狗再次答不上来。这该怎么说?我喜欢你啊不忍心让你太累这样的话怎么说出口!他堂堂大天狗也要维持不住他那高傲的面具了。
雪女也不说话了,静静等着他的回答,认真的看着大天狗。
沉默了许久,大天狗抬起头,脸上竟已染着绯红。可把雪女吓了一跳,大妖怪也会这样吗?
她保持着她的面无表情正思索,大天狗下一句话却让她僵住了。
“我喜欢你”
雪女从呆愣的状态清醒过来,忽的被他抱住,陷入他温暖的怀抱中。没有反抗,冰甲甚至也没有本能的打开,只是由他抱住,再回他一个虽冰冷却柔软的抱。
自己……何尝不是喜欢着他呢。



--TBC--





这算是。。无聊的铺垫。。吧。
太渣了我也看不下去(捂脸跑)
别打我

可能要怼到天荒地老【后续?】

●吸血姬×桃花妖,微狗雪
●ooc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大概有私设吧
●超级短
●后续后面为什么有问号因为我也不知道这算什么。
〓〓〓〓〓〓〓〓〓〓
桃花妖还没来得及拍开对方的手,吸血姬就凑近她的脸,舔了舔那已经红的好像要滴出血一样的脸。
愉快的咂了咂嘴,吸血姬飞回了自己的位置上,嘴角挂着一丝不明的微笑。
——这个舔脸的动作完全出自于本能,没咬她就不错了。
吸血姬歪着头,试图理解自己刚才为什么会那样。
这导致桃花妖整场战斗和丢了魂一样。
还有那边的雪女,她的暴风雪忽然冻不住了,急得阿妈抱着她的伞跳啊跳。
废话瞎眼的又不只是雪女一个。
好不容易打完雪女觉得只是她职业生涯来最艰难的一场战役,阿妈解散了队伍后,便捂着眼回寮里找萤草治眼睛去了。
庭院里,雪女仍然坐在那棵樱树上,摆弄着一直随身携带的笛子。虽然除了阿妈没人知道这笛子哪儿来的。
吸血姬回房里休息,顺便找萤草要了几包血包喝个饱,没过多久被戴上墨镜的阿妈叫去打觉醒。
当然,没有桃花妖。
.
有加成这个惹人喜爱的小灯笼挂在那,桃花的觉醒材料很快就凑齐了。吸血姬抱着材料扇着蝙蝠翼慢悠悠地飞往桃花妖的房间。
“你的觉醒材料”
她敲敲门,打算把材料放门口就走,一转身却被门后伸出来的桃花的手给抓住,回头才看见桃花灿烂的笑脸
“谢谢。”
吸血姬忽然觉得好想咬她一口。
——还挺可爱的。
.
大概是桃花升四星之后吧,阿妈要解锁传记去打御魂,原来小草的位置就变成了这朵粉红。
刚开始还好,毕竟那件事过去之后再站在一起的二位也没什么太大意见,算是和平共处。
到后面阿妈就发现桃花妖不停的再给吸血姬奶,她的暴力输出被桃花妖毁得一塌糊涂。吸血姬都快晕过去了,可能下一回合会向桃花妖扇一巴掌。
她把求助的目光看向阿妈,换来阿妈“你们俩感情那么好要好好加油女儿你终于有归宿了阿妈好欣慰”的目光。
我怀疑我有一个假阿妈。
.
吸血姬鹅黄的眸子里映上了桃花妖的脸,正是她用桃花给她回血的时候。
桃花粉嫩的小脸气鼓鼓的,嘴巴微微嘟起,粉色圆眼微瞪,像个幼稚的小孩在和家长赌气,一副“我就不乖我就不乖我就不乖”的表情。吸血姬不知怎么了,脑门一热飞上去与她平齐。
随后环住她脖子,沾有敌方鲜血的双唇在对方红瓣上一抹便相贴,在她嘴里肆虐着。
雪女反应飞快的挡住椒图的视线,留姑获鸟笑看这一对还有阿妈一脸“幕后主使”的扶了扶墨镜。
那两人同时松开对方,桃花的脸再次红润起来,要不是吸血姬及时捂住她的嘴,估计是要尖叫了。
“真不听话”再撩我就不客气了这句话吸血姬还是没能说出来。
“你你你你怎么这样!”桃花妖挣开了吸血姬的手,怒吼着。
“谁先惹我的?”吸血姬的话让桃花妖没了下文。
“我……你先瞪我的!”
“小孩子气。”
“我……哼!”
桃花妖一跺脚,别过头去却被吸血姬一手扳回来
“笨。”
“阿妈她欺负我——”桃花妖一把抱住了吸血姬。
.
真美好啊,大蛇也死了。

可能要怼到天荒地老

●吸血姬×桃花妖
●我寮日常,大概有私设
●ooc小学生文笔注意避雷
〓〓〓〓〓〓〓〓〓〓
桃花妖这是第二次来到这个寮里的。阿妈开心了一下就喂了她几个达摩就让她跟着雪女和吸血姬去刷探索。
谁让以前她年少无知看见评论里说桃花妖奶不过萤草就把桃花给喂了。
.
当吸血姬看到还稚嫩的桃花妖从粉嫩嫩的桃花瓣里旋转飞出来的时候,保持着那副面瘫脸,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投入了战斗。
吸血姬的速度最快,上去就是一巴掌。
雪女手上漂浮着三点鬼火,起手唤出暴风雪。
然后桃花弱弱的飞出去一个桃花,跟在阿妈的伞击后面。
看着对面一个个解冻,片刻后又是吸血姬的一巴掌血袭。
桃花妖看着明明没有被攻击到血量却一点点变少的吸血姬,抢了两个鬼火帮她奶了一口。
刚好,她目前的能力完美的补满了吸血姬的血条。
——大家都是满血才舒服。桃花妖微笑着想。
谁知道当她转过头去看吸血姬的时候,对方狠狠的看了她一眼,眼神可以解读为“我不需要你帮我奶”的意思。
桃花妖觉得很委屈,用“好啊我就不帮你奶”的目光回瞪了过去。
然后她理都不理吸血姬,好像她右边没人一样。
.
桃花妖非常不喜欢不珍惜生命的人。
比如吸血姬,还有座敷童子
像这种出招就要自残的人,帮她奶了她也不珍惜。
正在气头上,桃花妖看着那些妖怪一个个全奔吸血姬而来,赌气一样扭过头去,当作没看见。
“你不是很厉害吗?还是觉得我奶的少你不需要啊?哼。”
桃花妖撇了一眼那边残血的吸血姬,看着她没有鬼火回血只能硬着头皮再伤害自己打输出。
吸血姬挑了血最多的一个,当场在桃花妖面前解决了它。
桃花妖面无表情,看着那个妖怪化作青烟。同时决定再不给吸血姬好脸色看。
雪女丢出的雪球打死一个,场上还有三个妖怪
神乐撑起了伞,同时塞给桃花两点鬼火。
桃花看着面前的两点鬼火,朝着右边的人笑了笑,然后把鬼火往阿妈手中一丢,向敌人丢了一朵花。
阿妈吓了一跳,小桃花你想干嘛?
这句话还没说出口,一个小妖怪冲到吸血姬的面前,像吸血姬解决那个妖怪一样解决了她。
桃花妖右边的位置是真的空了。
她的表情很奇怪,面部抽搐了一下,试图掩住眼里粉色瞳仁的微微颤动,强装镇定甚至尝试摆出笑容来面对吸血姬最后说不出意味的目光。
——是她先起的头
——没关系我可以复活她
然后桃花妖就复活了吸血姬。
可是她忘了,她没觉醒现在只有十七级,要不是有吸血姬当挡箭牌以及雪女的暴风雪,以她的生命早就被打成小纸人再变成蓝烟了。
所以吸血姬一脸懵逼再次出现在战场上,关键是只剩下一层血皮。
看来桃花妖不仅忘了自己的等级,也忘了自己出招后就是那些妖怪的时间了。
于是吸血姬刚出现就消失在敌人的阴影下。
桃花妖永远忘不了她投来的目光。
然后她想也不想跟在阿妈后面又复活了她。
于是吸血姬再次消失在青烟中了。
吸血姬:mdzz今天没看黄历
好在雪女适时的结束了战斗,她也实在看不下去旁边两个人无厘头的互怼了。
吸血姬也受不了桃花妖小孩子脾气一样的打闹挑衅了。申请让姑获鸟代替自己的位置,被阿妈拒绝了。
“阿妈姑获鸟可以来替我吗”
“不行她满级还没升星。还有好端端的干嘛要换。”
——exm好端端?
吸血姬没有表情的脸无法表达什么,而阿妈已经开局了。
还是那朵桃花,还是旋转飞出的动作,还是那个人,还是落地后站不稳的姿势,还是那个桃花妖。
她鹅黄的眼眸闪过一道光,扇着翅膀让自己的比踩着高跷的桃花妖高。她飞了过去,一手抬起她的下巴。
“学聪明点。”
说着她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那颗虎牙亮了一下。
〓〓〓〓〓〓〓〓〓〓
其实吸血姬很后悔当初没给桃花妖好好讲一讲《给吸血姬回血注意事项》